【CSGO】G2JaCkz采访:曾经是足球小将出身 最喜欢爱笑的kennyS

直播吧9月15日讯在备战BLAST期间,G2战队CSGO分部的选手JaCkz接受了法国媒体的专访,采访内容包括职业生涯的起源、与kennyS的关系、G2生涯的回顾等。原文大译如下:

A:在20-21岁之前,我一直都呆在家乡Forbach小镇,此后才前往里昂追随我的职业梦。在此之前我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足球小将,分别在US Forbach、Marineau、AS Oeting和朋友们一起踢;直到后来我连续两年胫骨骨折,当时就明白自己的足球梦碎了。

至于CS则是在我10岁还是11岁的时候我哥带我去网吧向我展示这款游戏,我爹也挺喜欢玩,我不时也跟他们一起玩。不过相比之下那时我还是更爱跟朋友们到外面挥洒汗水。

A:因为打小就喜欢Jean-Claude Darcheville(让-克劳德 达切维尔),所以也自然成了Bordeaux的超级粉丝;还有Pauleta(保莱塔),不过是转会大巴黎之前的他。我特别钟意Darcheville的力量和速度;作为一个地道的Forbach人,特别钟意Bordeaux胸前带有小V的球衣。

A:那时候我只有13岁,刚刚摔断了我的腿,我妈不让我去,但我还是拄着拐杖跟一群大我不少的人一起竞技,有些人都参加工作了…所以我只能告诉他们,可能需要跟我妈妈喝杯咖啡才能说服她。

Q:今时不同往日,Major的奖金堪比网球大满贯了,你当初是如何摆脱家庭方面的阻力的?

A:一开始还是有一些老派的声音存在,不过这也不算坏事,毕竟他们想要我有更加稳定的安全感,这就是家庭的作用所在。我去了里昂,再后来又去了图鲁兹,但只专注于比赛的我很难拿到第一份正式合同。

我真的很想跟我的朋友们一起打,一起干出点名堂来,我害怕离开,发现与那些和自己不同的人在一起。所以在CSGO流行的早期,我因此拒绝了不少好机会,不得不在25、26岁的时候自我安慰——Audric(本名),别傻了,再试试看吧。

A:当我拿到第一份职业合同时,他们看到我所做的为我感到高兴…我有我的激情所在,每天早上起来都想做我正在努力的事业,这是最珍贵的事情。我妈妈、我弟弟…我爸爸少了一点,但他也在网络上看着,还有我的岳丈,他既关注结果,也研究过程。从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报以怀疑,到现在所有人鼎力支持——给我发短信,妈妈陪我看电视…都给了我在大赛之前的勇气,太棒了!

A:并没有,他们有自己的工作,要让他们远走他乡去找一个位置观看并不容易。尤其是现在这个关头不知道能否在公众面前比赛,不过关于Major,这点倒是计划好了。

我妈是一个开明的护士,她跟她的同事说,如果有资格我们一定要去斯德哥尔摩,在对战房看到(我)会让他们会很自豪的。老实说,我哭了,我每天兢兢业业全力以赴,有朝一日能让他们在舞台前看我打比赛,为我喝彩——我最光荣的时刻,就是此刻了。

Q:你加入G2,遇到了CS传奇人物kennyS,谈谈你们一见钟情的过程吧?

A:当我们从柏林的出租车下车前往俱乐部所在时,在下山的路上,kennyS搭话“在我听到你的声音之前我先听到了你的屁 股(原文如此),嘿,我喜欢你”,于是我们互相拥抱了一下,友谊的闪电就此萌发,我觉得自己变年轻了。他无忧无虑,有点儿人来疯,又有点爱开玩笑,但关键时刻也能严肃起来;这样的生活平衡实在是太好了!更衣室的氛围一直很好,他爱笑,是个好家伙,我喜欢这种心态。

Q:到了2019年底,这支纯法国队开始引入外援,这是一个艰难的适应过程吗?

A:当时有一句口号“Jacky Cest a merguez en English”,更关键的是我的表现也下滑了,这太糟糕了,我真不觉得自己能再经历一次。别的法国人也开始跟我只讲英语,G2还专门雇了语言老师…尽管不是从伦敦腔转为美式腔。

A:不,我们不能自我加压。大家都知道G2需要奖杯,这个俱乐部在CSGO领域已经很久没有夺冠了,队员们都清楚自己的潜力。我们只要专注比赛本身,制定自己策略,一轮又一轮…只要按部就班,发条就会转动;就我个人来讲,我们队里有“怪物”,所以压力不大。

但在决赛或者半决赛,就是看到胜利曙光之时——比如说科隆,尽管以3-0输掉决赛,但双方阵容还是比较接近。就是细节太差了,某些回合报点的空间太大了,在TS在显示就是“他在这里,也可能在这里”,此后信息开始丢失…我们就是这样输掉了决赛,不过教练组要来新人了,看看能不能给我们带来更多。

A:我是个爱笑的男孩,在比赛之余,我微笑是因为我想玩得开心,我不喜欢跟那些强迫我改变的人一起玩,我喜欢跟我的朋友们在一起开心,我会像这样信任他们,去创造一个好的氛围。

但在比赛里,不论是足球还是CS,我都想赢。我首先是一个竞争者,郑重对待竞技。我不是跟你开玩笑,不开玩笑嗷,我真的只是专注于比赛本身。有时我会大喊大叫,在需要的时候激励自己。此时我会自己给自己激情,但不会有其他环境中存在的轻松乐趣;这是我一生中唯一能认真对待的时候——在电脑后面打CS。